宜搜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宜搜小说 > 童年(中外文学名典藏系列) > 七

七(1 / 2)

我在很久以前就知道:外祖父和外祖母有不同的上帝。

外祖母每天醒来时,都会久久地坐在床上,梳着她令人羡慕的长发,每次都吃力地梳掉一些头发,她怕惊醒我,总是会小声地骂:“鬼头发,可恶的东西……”等到梳顺了头发,编上辫子,随便洗两下脸,擤擤鼻子,脸上带着怒色,就站到圣像前,开始祈祷了。

我肯定:只有祈祷才能真正使她恢复生命的活力。

她伸直脊背,抬起头来,安详地注视着圣母的脸,她画着十字,低声地祈祷着:“最光荣的圣母,把你的恩泽施予未来的日子吧,圣母!”她鞠了一躬,重又抬起头来,“最圣洁的圣母,你是快乐的源泉,你是花朵盛开的苹果树!”

每天她都能找到新的词句来赞美圣母,每次我都会全神贯注地听她做祈祷。

“最纯洁的心灵啊,我的保佑者,我的恩人,我的圣母!你是金色的太阳,扫荡掉大地上的毒瘤吧,不要让任何人受到欺凌,当然也不要让我无缘无故地遭厄运。”

她含笑的双眼炯炯有神,好像一下子年轻了许多,她抬起沉重的手,在胸前缓缓地画着十字。“耶稣基督,上帝的儿子,请施恩泽与我吧,看在圣母的份儿上……”

早晨她的祈祷时间一般不太长,因为要烧茶,如果到时候她还没把茶备好,外祖父就会大骂不止的。有的时候,外祖父比外祖母起得早,他来到顶楼,碰上她在祈祷,他就会轻蔑地一撇嘴,待一会儿喝茶的时候,他就会说:“我教过你多少次了,你个榆木脑袋,老是按你自己那一套来,简直是个异教徒,上帝能容忍你吗?”

“他理解我,不论我说什么,怎么说,他都会懂的。”

“好啊,你这个该死的楚瓦什人……”

外祖母的上帝永远与她相随,她甚至会对牲畜提起上帝。不论是人,还是狗、鸟、蜂、草木都会服从于她的上帝,上帝对人间的一切都是一样的慈祥,一样的亲切。

酒馆的女主人养了一只猫,又馋又懒,还特别会巴结人,有一双金黄色的眼睛和一身云烟似的毛,大家都非常喜欢它。有一次,这只猫从花园里弄走了一只八哥儿,外祖母愣是从它嘴里把这只快被折磨死的鸟儿给夺了下来:“你不怕上帝惩罚你吗,恶棍!”

别人听了笑话她,她呵斥那些人:“你们别以为畜生不知道上帝!任何生物都懂上帝,一点不比你们差,你们这些没心肝的家伙……”

她和老马沙拉普说话:“别老是无精打采的,上帝的劳力!”老马摇摇头。

外祖母讲到上帝的名字,并不如外祖父讲到的多。我觉得外祖母的上帝很好理解,也不可怕,但是在他面前你一点谎也不能说。因为你不好意思那么干,他在我心中有一种廉耻的感觉,正因为如此,我也从来不对外祖母说半句谎话。

有一次,酒馆的女主人跟我外祖父吵架,她连我外祖母也一块儿骂上了,还向她扔胡萝卜。外祖母安详地说:“你真糊涂!”

这件事可把我气坏了。我要报复这个胖女人!据我观察,邻居们互相报复的方式主要有切掉猫尾巴、毒死狗、打死鸡、把煤油偷偷地倒进腌菜的木桶里、把格瓦斯桶里的酒倒掉……我想采取一个更厉害的办法。

那天,我看准了一个机会,酒馆女主人下了地窖。我合上地窖的盖子,上了锁,在上面跳了一通复仇者之舞,然后把钥匙扔到屋顶上,一溜烟地跑回厨房去了。外祖母正在做饭。她没有立刻明白我为什么那么高兴,可她明白之后,立刻朝我的屁股踢了一脚,让我立刻把钥匙找回来。我只好照办,躲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她和刚刚被放出来的胖女人和善地说话,一起大笑。

“好小子!”酒馆女主人向我挥了挥拳头,可脸上却充满了笑容。

外祖母把我揪回厨房里,问:“你这是为什么?”

“谁让她拿胡萝卜打你呀……”

“噢,原来是为了我!看我不把你塞到炉子底下喂老鼠!告诉你外祖父,他非扒掉你一层皮不可!快,去念书去……”

她一整天没理我,做晚祷之前,她坐在我身边,教诲了我几句我永远也忘不了的话:“亲爱的,你要记住,不要介入大人的事情!大人正在接受上帝的考验,他们都学坏了,你还没有,你应该按一个孩子的想法去生活。等上帝来为你开窍,走上他为你安排的生活之路,懂吗?至于谁犯了什么错误,这让上帝来判断吧,不关你的事!”

她闻了闻鼻烟,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又眯着眼睛说:“谁犯了什么错误,这可是件非常复杂的事,有时候上帝也并不太清楚。”

“上帝不是什么都知道吗?”我十分吃惊地问。

她叹了口气:“如果他什么都知道,那很多事就没人敢去干了!他从天上俯视人和大地,看了又看,有的时候会大哭起来,边哭边说:‘我的小民们啊,亲爱的人们,我是多么地可怜你们啊!’”说到这儿,她自己也哭了,去做祈祷了。

从此以后,她的上帝跟我更亲了,更好理解了。外祖父也说过,上帝无所不能,无所不在,无所不见,不论任何事他都会给人们以善意的帮助。可是,他的祈祷却与外祖母截然不同。

每天早晨,他洗了又洗,穿上整洁的衣服,梳理好棕色的头发,理理胡子,照照镜子,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圣像前。他总是在那块有马眼似的大木疤的地板上站定,不吭声地站上一会儿,低着头,像个士兵似的。然后,他庄严地开了口:“‘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!’”

屋子里一下子肃穆起来,苍蝇飞得都小心翼翼的了。他扬眉昂首,撅起了金黄色的胡子,把祷词念得一丝不苟的:“审判者何必到来,每个人的行为都必有应得……”他轻轻抚着前胸,坚决地请求,“我只对你一个人,不要看我的罪恶吧……”

他的右腿有节奏地颠着,好像在给祈祷打拍子。

“诞生一个医生,医治我多年的痛苦,我从内心呼唤着你,慈悲的圣母!”

他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:“上帝啊,看在我信仰的份儿上,别管我所做的事情,也不要为我辩护!”

他不停地画着十字儿,抽筋似的点着头,发出些很尖利的声音来。后来我去犹太教会,才发现外祖父是跟犹太人一样祈祷的。

茶炊在桌上扑扑地响着,屋子里飘荡着奶渣煎黑面饼的热烘烘的味道。这引起了我的食欲。外祖母阴着脸,垂着眼皮,叹着气。快乐的阳光从花园照进窗户,珍珠般的露水在树枝上闪耀着五彩的光,早晨的空气中散发着茵香、酸栗、熟苹果的香味儿。

外祖父还在祈祷:“熄灭我痛苦的火焰吧,我又穷又坏!”

早祷和晚祷的词儿我都记熟了,每次我都认真地听外祖父念祷词,听他是不是念错了!这种事很少,可一旦有,我就抑制不住地高兴。

外祖父做完了祈祷,扭头向着我们:“你们好啊!”

我们马上鞠躬,大家这才围着桌子坐好。

我立刻对他说:“你今天漏了‘补偿’两个字!”

“胡说!”可他一点也不自信,所以口气不硬。

“真漏了!”

“应该是‘但是我的信仰补偿了一切’,可你没说‘补偿’。”

“真的?”他窘透了。

我知道他以后会找别的事报复我的,但是此时此刻,我太高兴了。

有一次,外祖母说:“老爷子,上帝大概也觉着有点乏味了,你的祷告永远是那一套。”

“啊?你敢这么说!”他凶狠地咆哮着。

“你从来也没有把自己的心里话掏出来过!”

他涨红了脸,颤抖着,抄起一个盘子向外祖母头上打去:“你这个王八蛋!”

他在给我讲上帝的无限力量时,总是先强调这种力量的残酷。他说,人如果犯了罪就会被淹死,再犯罪就被烧死,而且他们的城市要被毁灭。上帝用饥饿和瘟疫惩罚人类,用宝剑和皮鞭统治世界。

“与上帝作对必然灭亡!”他敲着桌子说。

我不相信上帝会如此残忍。我想,这一切都是外祖父的想象,目的是吓住我,让我怕他而不是怕上帝。

我直截了当地问他:“你这么说,是为了让我听你的话吧?”

他也直截了当地回答:“当然!你敢不听?”

“那,外祖母为什么不这么说?”

“她是个老糊涂!”他严厉地说,“她不识字,没脑筋,我一向不让她跟你谈这些大事儿!现在你回答我,天使有多少官衔?”

我回答以后,又问他:“这些官儿都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胡扯!”他咧开嘴一笑,避开我的目光,咬着嘴唇说,“上帝不做官,做官是人间的事。当官的是吃法律的,他们把法律都吃了。”

“法律?”

“法律,就是习惯!”说到这儿他来了精神,眼睛放着光,“人们在一起生活,商量好了,就这个样子最好,这就是习惯,于是就以此定成了法律!这就好比小孩子做游戏,先得说好怎么个玩法,定个规矩。这个规矩就是法律。”

“那么当官的是干什么的?”

“官儿吗,就像最淘气的孩子,把所有的法律都破坏了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弄不清!”他一皱眉头,又说,“上帝管着人间的一切!”

“人间的事儿都不可靠。他只要吹口气儿,人间的一切都会化为灰土的!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