宜搜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宜搜小说 > 瓦尔登湖(中外文学名典藏系列) > 结束语

结束语(1 / 2)

如果你生病了,医生会建议你换个地方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幸运的是,这里并不是全部的世界。新英格兰的土地上很少看到七叶树的身影,这里也很难听到模仿鸟的叫声。野鹅和我们相比更是一位世界公民,它们在加拿大用早餐,在俄亥俄州吃午饭,夜晚到南方的湖畔边梳理羽毛。甚至野牛也按照时令节气安排它们的活动,它们先在科罗拉多牧场上吃草,等到黄石公园长出翠绿香甜的青草时,它们就迁徙过去。但是我们人类却意识到,只有拆掉栏杆或篱笆,在田园四围砌上围墙,我们的生活才有了界限,我们的命运才有所稳定。假如你被选举为市镇公务员,那你夏天去火地岛旅行的计划就和你无缘,你很可能会到地狱走一遭。宇宙可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啊!

但是我们应该像好奇的旅行者一样,不断地四处眺望并浏览美丽的风景,而不要在旅行时,像愚蠢的水手一般只顾低头撕扯麻絮。实际上在大地的另一端住着的也不过是和我们相同的人。我们的旅行只是在兜圈子,就像医生开药方,只会治疗你的皮肤病。有人去南非洲追逐长颈鹿,实际上他真不应该追逐这种动物。你说一个人追逐长颈鹿又能追逐多长时间啊!射杀鹬鸟和捕捉土拨鼠已是罕见的游戏,我认为枪杀自己将会是更为高尚的运动—

把目光朝向内心,

你会发现内心有一千个未知的地方那么就去周游世界吧,

成为内心宇宙的地理学家。

非洲和西方都代表什么呢?在我们的心灵深处,这些不都是空白吗?一旦踏上那些土地,它就像海岸一样在内心的地图上和已知的地方连成黑线。我们是否应该去探明尼罗河、尼日尔河、密西西比河的源头,或者古老大地上的西北走廊?难道这些问题跟人类最休戚相关?这世上唯一失踪的北极探险家是否真是弗兰克林,以至于他的太太如此心急焦虑地寻找他。而格林奈尔先生是否清楚他自己身在何处?

让你自己成为探索心灵江河、海洋的门戈?派克、刘易士、克拉克和弗罗比歇之类的探险家,去探索你自己生命中更高的极地去吧—如果你决定启程,船上装备的罐头肉足够维持你的生命,吃完的空罐头还可以垒得与天齐平,当做标志。罐头肉的发明难道仅仅是为了保藏肉类以供航海之用吗?不,不是!你必须像哥伦布一样,探索内心的新大陆和新世界,航道开辟的目的不是为了贸易,而是为了交流思想。

每个人都是自己王国的主人,与这个王国相比,沙皇的帝国也微不足道,只是冰天雪地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颗粒。但是有人就不自尊自重,打着爱国的旗号谋取少数人的利益,而以大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。他们钟情于将来死后长眠的土地,却不钟情让他们精神焕发的内心力量。爱国只是他们脑中虚无缥缈的空想。

南海探险队建立的意义又何在呢?排场宏大,耗费巨资。这一切只不过间接地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:虽然在精神世界里布满了海洋和陆地,每个人都只不过占据着一个半岛或一个岛屿,但是他不会往内心深处探险。他宁愿坐在政府拨款修建的大船中间进行海上航行,带着500名水手和仆人服侍他,沿途经过寒冷、风暴的考验,闯过吃人的生番之地。在他看来,独自一人在大西洋和太平洋上探险,与在内心的海洋世界探险相比,要容易许多。

让他们漂泊流浪去吧,

去考察异域的澳大利亚人吧,

我拥有更多上帝的恩赐,

他们得到的只是更多的路。

游遍世界各地,却偏偏跑到桑给巴尔去计算老虎的数量,这件事很不值得做。然而在你未找到更有益的事情之前,做这个也是可以的。或许你凭一己之力能找到西姆斯的地心空洞,从此你可以直达内心深处。英国、法国、西班牙、葡萄牙、黄金海岸和奴隶海岸,全部面对内心之海。但从那里出发能直达印度,却没有任何一条船有开出港湾的勇气,远航进无边无际的内心海洋之中。

虽然你掌握了所有的方言,对所有的风俗都熟稔于心,虽然你比所有的旅行者到达的地方都多,并适应了所有环境的气候和水土,甚至连狮神女怪斯芬克斯都被你气得撞死在石头上,但是你还得倾听古代哲人的名言:“到你的内心去探险。”这个探险才会用到眼睛和头脑。只有末路之将和逃兵才会参与,只有流亡者和懦夫才会应征入伍。现在就开始踏上探险之途吧,开始那遥远的西方之旅吧,这样的探险并不局限在密西西比、太平洋,也不局限在古老的中国和日本,这个探险勇往直前,仿佛通过大地的一条笔直的切线,不管冬夏昼夜,日落月殁,都可做心灵的探险,一直到大地无影无踪才会停止。

据说法国政治家米拉波曾到路上亲自抢劫,“以试验一下,违抗社会最高尚的法律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”。他后来声明,“去打仗杀敌的士兵需要的勇气只是拦路抢劫的强盗的一半”,并说,“荣誉和宗教无法阻挡一个谨慎而信念坚强的决心”。在这世上,米拉波可以被称作一位男子汉,即便他不是泼皮无赖之人,他这种行为也乏味透顶。理智清醒之人将会察觉自己“违抗”所谓“社会最高尚的法律”

已有很多次,因为他服从他内心更神圣的道德律,他不用故意实验也已经表明了他的决心。实际上他采取这样的行动完全不必要,他只要维持他原来的态度不变,继续服从他内心的法则。假如他生活在公正的政府掌管的世界里,他这样做完全不会和政府起冲突。

我有同样充分的理由,离开森林或走进森林。我认为我还可以体验好几种生活,我不必浪费更多的时间再继续体验这种生活了。有一种令人惊讶的现象,那就是我们很容易浑浑噩噩地过一种生活,踩出一条熟悉的路。我在那里居住不到一周时,我的脚就踩出了一条小路,从门口直达湖畔。至今五六年的时光已过,这条小路依然清晰可见。我认为别人也会按照这条小路前行,所以它对人们依然有用。人脚在柔软的大地上留下踪迹,同样也会在我们的内心里留下心路历程。人世间的公路被践踏得尘埃满天,传统和习俗却留下何等深刻的车辙!我宁肯站在世界的桅杆前和甲板上,也不愿坐在船舱中。因为那里是我看清群峰中的皓月的最佳角度。我再也不愿到舱底去了。

至少我从实验中体验到:一个人如果能自信地朝着他梦想的方向前进,努力经营他梦想的生活,他便能获得意料之外的成功。他会跨过一条隐形的界线,他会把一些事物都抛在身后,崭新的、更广大的、更自由的规律会始终围绕在他身旁,并在他的内心形成;或者传统的规律会扩大,并在更宽广的范围里形成有利于他的新概念,他会拿到许可证,生活在万物更高级的规则中。他的生活越简朴,自然的规律也越简单,寂寞将不会再是寂寞,贫穷将不再是贫穷,懦弱将不再是懦弱。假如你建造了空中花园,你的辛勤并没有浪费,花园可以建在空中,但是根基要在下面。

英国和美国的要求怪异滑稽,要求你说话一定要通俗易懂,这样他们才可以理解。但人生和毒蘑菇都不是按照这样的指令发展或生长的。他们以为这很重要,似乎少了他们就没人来理解你了。似乎大自然对这种理解力深表赞同,它能养活地上爬的四足动物而养不活天上飞的鸟雀。嘘!安静和别吆喝似乎成了最美丽的语言,甚至伯兰特都能听懂,似乎唯有愚蠢才能让人有安全感!我最担忧的是我所表达的意思还不是很贴切,还不能超出我这只井底小蛙的狭隘范围,来适应我所赞许的真理!贴切!这要看你身处何地。流浪的水牛奔往另一处寻找新的水源,和奶牛在挤奶时踢翻奶桶越过栅栏,奔到小牛犊身边相比,并不过火。我希望在自由之地表达自己,和理智的人们交流。我认为真正的表达要有一个良好的环境,这还不是很过分吧?难道有人因为听过一段旋律就担心自己会说错话吗?我们不应该为将来或可能的事情而生活得太紧张,至少表面上不要流露出这种情绪,不妨大智若愚些,就像我们的影子在太阳照耀下也会无意识地左右摇摆。我们真实的话语易于挥发,只剩下破碎的语言。语言的真实变幻无穷,形式却一成不变。用何种语言来表达我们的信心和虔诚呢?语言只对优秀的人来说才有意义,并且使其甘之如饴。

为何我们经常把我们的智商降低到愚蠢的地步,而把它赞美为常识?最普通的常识就是睡着的人在打鼾中表达出来的意识。偶尔我们会将极少聪明的人和傻呆者归为一类,因为我们仅能欣赏他们三分之一的聪慧。有人偶尔早起,就对清晨的朝霞吹毛求疵。“他们认为卡比尔的诗有四种不同的含意;幻觉、精神、理智和吠陀经典的通俗教义。”但是在我们这儿如果有人为某种作品做了一种以上的注释,大家就纷纷指责批评。英国正在努力预防土豆的腐烂,难道就不努力去诊治大脑的腐烂吗?而后者确实是更流行、更危险的疾病。

我并不认为我已变得高深莫测,但我从印张上找出来的缺点假如比从瓦尔登湖的冰上找得更少的话,我会感到十分羞愧。你看南方的冰商对冰块的蓝色异常地挑剔,好像那是泥浆一样,其实这恰好证明了它的纯洁。但是他们最终看上了白色的剑桥之冰,尽管那有一股草腥气。人们所喜欢的纯洁是大地上弥漫的雾气,而不是头顶上面蓝色的碧空。

有人低语道,美国人和近代人,与古人相比,甚至与伊丽莎白时代的人相比,智力上都相差一大截。这话虽然极具讽刺意味,但一只活狗总比一头死狮要好。难道一个人被归于矮子之列便该自杀吗?为何他不能让自己做矮子中最优秀的那个人?每人都该将他的事情负责到底,尽忠职守。

为何我们急于求成而从事荒唐可笑的事业?假如一个人无法和他的伙伴并肩前行,那么或许他听到的是不同的鼓声。就让他踩着他的音乐节拍走下去吧,无论那节拍如何,无论那地方多么遥远。他是否能像苹果树或橡树那样迅速地成熟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该不该将他的春天变为夏天?假如我们的梦想实现的时机还不够成熟,那么取而代之的现实又算得了什么?不要在空虚的现实上把船撞破。费尽力气在头顶上方建立一片纯净的蓝色天空是否有必要?因为完成后我们还会凝望遥远真实的天空,并把前者视为从未建立。

在柯洛城中有一个追求完美的艺术家。有天他想做一根拐杖。他想只要有时间的限制就不会完成一件完美的艺术品,但凡完美的作品都不受时间的限制,因此他自语道:“哪怕我一生之中都不再做其他任何事儿,我也要把这根拐杖做得十分完美。”他立刻动身前往森林寻找木料,同时决定对不合适的材料弃之不用。在他四处寻找而又将很多不完美的拐杖扔掉后,他的朋友们逐渐离他而去,因为他们工作到老后都驾鹤西去了,但他丝毫也没变老。他专心致志,坚定而虔诚,这一切让他毫无察觉地得到了永恒的青春。因为他从不和时间妥协,因此时间也拿他没办法,只是站在一旁叹气。当柯洛城已成被湮灭的废墟时,他还未找到合适的材料。后来他坐在废墟上削树皮,但还没弄出形状时,坎达哈朝代就灭亡了。他用拐杖的尖端在沙地上写下这个民族幸存到最后的一个人的名字,然后接着工作。当他将手杖磨光,卡尔伯已不再是北极星,他并未给杖头装上金箍和宝石,睡着了的梵天都已苏醒多次。为何我要提及这些话呢?因为最后他完成的手杖完美无比,成了普天之下最美丽的一件艺术品,他在建造手杖之时也创立了一个新制度和一个美妙合适的新世界。其中古代古城都消逝在时代的长河中,新的光辉时代和城市却取而代之。而他刚刚刨下的木花依然堆在脚下,时间的流逝对于他和他的工作而言,只不过是过眼云烟,就像诸神脑中闪现的思想立马将凡人脑中的火绒点燃一样。材料和他的艺术都纯粹无比,结果怎能不令人惊叹?

我们能因物质而变得格外的美丽,但没有事物能像真理这样带给我们非凡的好处。真理永不凋敝。总而言之,我们生存于世,只是被置于虚设的位子上。我们天性柔弱,假设一种情况之后就将自己放进去,因而产生了两种情况,我们要从中脱离就愈发地困难。理智的时候我们只专注事实和实际情况。说你必须说的话,而不要说你应该说的话。任何真理都强于虚伪。我仍记得站在断头台上的补锅匠汤姆?海德。临刑前,有人问他有什么话要说,“告诉裁缝们,”他说,“在缝第一针前,不要忘记在线尾打一个结。”而他的伙伴的祈祷早已被人们忘在脑后。

无论你的生命如何卑微,你都要勇敢地面对它,勇敢地生活,不要逃避它,更别用恶语诅咒它。它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坏。当你最富有之时,却是你最贫穷的时候。喜欢挑剔的人就是到了天堂里也改不掉挑剔的毛病。虽然你很贫穷,但依然要热爱你的生活。即使生活在济贫院里,你也有高兴快乐、光荣自豪的时刻。夕阳照在济贫院的窗户上和照在富人的窗户上一样光亮,他们门前的积雪同在早春融化。我看到,一个内心安宁的人生活在济贫院里也像生活在皇宫中一样,心满意足而思想深刻。我认为城镇中穷人的生活往往最独立不羁。或许由于他们心灵无重担,因此受之无愧。很多人认为他们生活得很超然,不依靠城镇的救济金生存,但实际上他们用不正当的手段来谋生,他们一点儿也不超脱,更不用说体面了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